一周深讀
  翻車事件發生十多天后,輿論依然在多個層面持續著對“70碼事件”主角胡斌的聲討。5月2日晚,杭州龍井路上一輛白色寶馬翻車,公眾赫然發現事主是胡斌。一連串的問題隨後向這名曾在5年前撞死大學生譚卓,最後以賠錢、入獄告終,並催生出新詞“欺實馬”的知名人物拋來———胡斌是何時出獄的,刑期未滿,減刑符合規定嗎?曾釀成重大交通事故者是否合適再駕車,駕照又是什麼時間申領到的?
  與5年前相似,杭州交警此番宣稱“尚無證據表明車輛超速”,同樣引起公眾的質疑乃至嘲諷。很多人相信,這又是一次不負責任的表態。《新民周刊》援引譚卓代理律師魏勇強的話說,龍井山上很多路段限速30公里,“正常情況下勻速行駛如何會翻車?”該律師認為,胡斌不是一般的事故人,交警必須把沿途監控全調出來,公開進行技術鑒定與模擬實驗。唯有發佈權威的速度調查結果,才能避免輿論進一步發酵。
  在接受《成都商報》專訪時,胡斌回應了超速質疑。他說,“當時速度不快。在龍井山這個地方能開多快?”不過,胡斌也沒證據,按他的話說,“車撞了還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已經懵了”。最後,胡斌免不了又是一番懺悔,而在魏勇強看來,更重要的應對措施是及時對法律作出修改。他介紹說,雖然飆車成功入刑,但司法解釋有些落伍,執法上一直面臨如何認定“追逐競駛”和“情節惡劣”的難題。
  超速難治,超生處罰衍生的各種問題同樣棘手。《新京報》披露,4月18日,為了申請到每月100餘元的農村低保,農民鄧元姣被丈夫“放賴”留於湖南武岡市晏田鄉政府。70多個小時後,半身癱瘓的鄧元姣在鄉政府辦公室頭部受重傷身亡。村、鄉屢次拒絕批准這筆微薄的低保,源於這對夫婦的兒子超生。儘管鄉黨委書記事後被免職,但輿論的拷問沒有結束———低保能和計生掛鉤嗎?鄧的死因究竟是什麼?
  而在貴州興義,據《東方早報》報道,37歲的農民王光榮被22500元“超生罰款”壓垮了。3月3日,開學報名當天,這名4個孩子的父親自殺身亡。輿論的矛頭指向被計生政策捆綁的義務教育———學生開學報名時,需帶上有計生部門開具的“超生罰款”繳清證明,不然無法進校讀書。雖然在當地,教育系統執行時一度有所疑慮,“他們不是不懂法,義務教育也是國家政策”,但仍未能阻止悲劇發生。
  罰款也好,領不到低保也罷,說到底都是鈔票的事。考慮到沒錢寸步難行,最有威懾力,也就使計生與其他政策屢屢捆綁在一起。《東方早報》發現,僅在貴州,自2013年開展抓好人口計生“雙誠信雙承諾”工作以來,該做法便得以強化。被捆綁的不單有義務教育,醫保報銷、結婚登記等也包含在內。王光榮死後次日,黔西南州表態將取締義務教育與計生的捆綁,但在貴州其他地區,“雙誠信雙承諾”工作仍在推進。 南都記者 王佳  (原標題:“超”與“鈔”)
創作者介紹

羅志祥演唱會

je31jeyq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