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舟一人坐公交車去學校。■舟舟學習時很認真。■舟舟安靜地看著同學們玩。
  新聞到底:《這個穿著乾凈的男孩 咋在路邊垃圾箱里找吃的》
  新聞閃回:6月24日,網友在街邊拍到一名撿垃圾吃的男孩,立刻引起社會廣泛關註。記者調查後得知,這名叫舟舟(化名)的男孩從小患有自閉症。
  □文/圖 本報記者 李兵
  未見舟舟撿垃圾 日常行為有規矩
  昨日7時35分,自閉症男孩舟舟出現在所在小區的單元樓門口。隨後,背著書包的舟舟獨自向小區門口走去。記者始終與舟舟保持100米左右的距離跟在其身後,觀察孩子的行為。
  從走出小區門口,到走到和平路,再繼續西行至和平路與建華大街路口。記者發現,舟舟十分喜歡或者說是很刻意地會緊貼著人行便道的最右邊靠牆行走,即便是便道上有障礙物,舟舟也會繞到障礙物右側,沿著狹小的縫隙穿過去。
  同時,記者還註意到舟舟的一個習慣性動作。就是舟舟會隨時舉起雙手捂住自己的耳朵,每次都會持續很長時間。在記者“陪伴”舟舟的這一天里,舟舟雙手捂耳的動作發生了無數次。
  8時許,舟舟來到公交車站。從出家門到等候公交車的過程中,舟舟一直自顧自地走著,並未到沿路的垃圾箱前翻看。
  當一輛110路公交車駛入站台後,舟舟拿出乘車卡上了車,記者隨後也上車坐在了舟舟的身後。在整個乘車過程中,舟舟一直是習慣性地雙手捂著耳朵。
  學習很認真 吃飯有個性
  8時40分許,舟舟來到位於中華大街與化纖路交叉口附近的一所特殊教育學校。進入學校後,記者看到校園操場上約有三四十名孩子,他們都是患有自閉症、智障及腦癱等疾病的兒童。
  在等待上課的時間里,舟舟獨自一人坐在教室牆邊,安靜地看著眼前的同學們。校長李向偉表示,舟舟平常就是這樣,很少與同學們打鬧嬉戲。
  9時整,舟舟走進“學障大班”的教室,坐在了靠牆的一張書桌前。在老師的帶領下,開始認真地學習起來。
  當舟舟做完一些數學題後,他起身走到老師的身旁等待批改。在老師將練習本批完交還後,舟舟便走到教室最後,身子緊貼著牆壁站著。
  李向偉介紹,這是舟舟自我放鬆的一種方式。由於孩子們的特殊性,在上課時很難保證他們安生地坐在椅子上。因此,只要不隨意跑出教室或打鬧,學校是允許孩子們在教室里簡單放鬆的。
  11時30分許,上完兩節課的孩子們開始吃午餐。茄子西紅柿、饅頭、大米粥,香噴噴的飯菜用大盆依次抬到了教室里,由老師給孩子們盛飯。
  打好飯菜後,舟舟拿著飯盆回到自己課桌前。看到菜里有些菜湯,舟舟便將其倒到了身邊同學的飯盆里,自己則夾起菜大口地吃著。當把菜吃光後,舟舟才拿起旁邊的兩個饅頭,掰碎後一塊塊地擦拭著飯盆里剩餘的菜油,然後直接將饅頭塊兒吃掉。看到飯盆裡面被饅頭擦得鋥亮,心滿意足的舟舟才走到老師面前盛大米粥,“老師,給我少盛湯,多盛米!”
  撿垃圾可能是在尋找紙盒子
  吃過午飯後,舟舟走到水房,將碗筷刷好。隨後,舟舟洗乾凈一塊抹布,和幾位同學認真地將課桌上殘留的飯跡擦拭乾凈。
  12時30分許,舟舟走進學校宿舍,躺到床上休息。雖然屋子外面有些吵鬧,但舟舟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16時30分許,下午的課程結束了。在跟老師和校長打過招呼之後,舟舟背起書包離開學校。很快,他走到公交車站,等待公交車的來臨。
  17時20分許,舟舟回到家裡,跟在其身後的記者也見到了他行動不便的父親杜先生。
  “孩子翻看垃圾箱,可能是在尋找紙盒子。”杜先生說,舟舟經常撿一些乾凈的硬紙盒回來,然後剪裁工整,在無字的一面寫數字。因為對於舟舟來說,他對數字很是敏感。這一點,記者也在舟舟拿出的數字紙片上得到了印證。
  杜先生說,得知舟舟有撿垃圾吃的舉動後,學校和家長都對孩子進行了教育,舟舟也表示今後不會再有類似的行為,“那樣不好,我以後回家吃好吃的!”
  專家:多些理解寬容 建立幫扶機制
  對於舟舟的情況,河北醫大一院精神衛生中心主任李幼東表示,自閉症的孩子主要表現就是沉默、不與人交流及愛獨處,這是一種發育上的障礙。
  對於患有自閉症的孩子,李幼東認為家長首先要讓孩子上一個合適的教育機構,因為自閉症孩子很難融入一般學校的學生中。其次,社會對於自閉症兒童應該多一些理解,用寬容的態度對待他們,耐心地引導其做出合適的舉動。另外,由於自閉症人群的就業也是個大問題,李幼東希望相關福利保障機構,如殘聯等部門應該建立相關的幫扶機制,讓這些內心純潔的孩子們在將來得到應有的保障。  (原標題:舟舟舉止“個性”強 學習挺認真)
創作者介紹

羅志祥演唱會

je31jeyqm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